吃所有和斯内普有关的cp。

“喂厨子,今天可是七夕节。”
“七夕节又怎么了,给老子滚一边去!我还要给娜美桑准备下午茶呢!喂喂,放开老子!”
  “好吧好吧,老子勉强亲一下你这个绿藻头!”

之前搜莉莉伊万斯,出来的是莉莉波特,我一时还没反应过来,突然就有点难过。

论同人读者与同人作者

萝卜诺亚:

感觉早晚会有人写这样的文章😂咋说呢热度和想法不一样的情况太多了,跟工作量和走心程度不对等,跟自己的审美相违背这种都很正常。如果只冲热度去也不会傻乎乎写长篇连载了……有时候也郁闷,不过很大程度上还是为了自己写的,这时候想想一开始为啥写文也就释怀了,总之还是给想看的人看吧,我也在试图努力写的好一点😂


卿月:



自省。




一洗万古凡马空:







写的太好了,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为喜欢的cp写故事,这本身就让我获得了满足感。
而“没有ooc”这个读者评价,无疑是对我最高的表扬。








如果楚哥不是楚哥,小郭不是小郭,特调处缺少任何一个人,我写这些东西,就没有存在的意义。








诸葛福媛:















曾经想写篇类似的东西谈谈自己的感悟,但是我想说的,这位作者基本都已谈到了,我就只说说热度这个话题吧。
















 
















我一直不太喜欢微博,原因是那里常有一种“狂热”的气氛,以信息的更新频次、热度、传播范围来决定声音大小、发言份量。如果只是为了解新闻,那是一个良好的渠道。如果是为了形成看法,我觉得那里很危险,尤其是对于年纪尚小或者易受影响、易被说服的人。阅读者其实每时都可能陷入被操控的危险,需要时刻警醒“真相很多时候并不是转述者描述的那样,”它甚至不是“记录者拍到的那样”。一个人以理性对自己所见所读做出判断,思考后对之做出自己愿意负责的评价,这才是身为一个成年人、一个合格的公民该有的素质和担当,而在微博上,这种素质缺乏的太厉害了。
















 
















听说Lofter现在改了新版,热度占据了更大“话语权”,它变得更像微博了。究其根本,这是现在这个快节奏的传媒时代难以避免的现象,人们很少有耐心再去一点点挖掘和寻找自己想要的东西,I want it and I want it now是很多人无声奉行的准则。连知乎、豆瓣这样曾经的科普重地、安静的精神角落都不能免俗,何况一个从来都在各种定位之间摇摆不定的Lofter呢?可想而知,新的价值取向将对Lofter的“社区生态环境”产生影响,它可能会更热闹,同时更浮躁。
















 
















有朋友曾提议搬去简书或者石墨文档,但我想,最终这些社区都会一样,在理想和利益之间,很少有管理者能够因为前者拒绝后者。我不认为网站经营方想要让平台更“火”、更有影响力有什么错误,他们愿意选择牺牲一部分用户的体验打造更高效的流量媒体平台也是做自己本职罢了。
















作为用户,扭转这种“大势”是很难的,或者说是根本不可能的。但是,每一个用户都应该有一个自己对“大势”的判断,有一条自持的底线。
















 
















古人说日三省吾身,在Lofter上,最应该省身的就是作者。不管读者点多少赞,发多少条“打call,太太我爱你”,作者都应该对自己水平有一种清醒的认识,应该在创作每一篇作品时问自己:故事的架构、人物性格和剧情走向是否逻辑自洽?这个故事在脱离了CP热度加持、脱离了亲朋友情推荐、脱离了当下流行的“梗”和“段子”之后有多少实际的分量?自己日后看起来,是否还能不羞耻的说“啊,这个故事是我当年写的”?
















如果只是为了追求“热度”和二次元被别人追着叫“太太”的虚名,那么这场狂欢过后,读者和作者花费的时间、精力、心血也就此随着CP热度退散而消失吗?
















抱歉,我总觉人生值得更好的东西,这样的狂欢,至少我不愿奉陪。
















 
















当然,做人不能只靠情怀活着,我们得实事求是说说做个缺乏热度的作者需要承担的负面情绪(注意:这些情绪通常没人来和你分担),希望刚刚开始自己写故事的姑娘小伙能做好相应的心理建设。
















你萌上了一对CP,费尽心思构思了一个好故事,克服懒惰开始写下它,你满怀希望的把它po出来,结果却很可能回复寥寥。假如这个故事是个布局复杂的慢热长篇,那么恭喜你,这种情况会更严重:没有耐心的读者根本不会追,而想要追这个故事的,也有相当大一部分决定“养肥再看”。(现身说法:同一历史截点,我的长篇all in vain每更书写时间2小时以上,po出当日热度30+左右,我随手抓的段子文构思加书写时间半小时,po出当日热度100到400+不等。)
















如果你能克服第一关,不急不躁地坚持初心把故事写下去,那么你会发现:1.你终于可以收获到几名稳定的读者了;2.随着故事结构成型,加入你故事之旅的人会稍微增多一点点;3.故事如果在一开始没有迅速窜红,就不要期待后期的热度明显攀升(除非你忽然结交了写手圈、画手圈的太太或大太太,而她也在力捧你。)
















如果你以强大的内在驱动力把这个故事讲完了,你会发现,完结故事的热度会比不完结时好一点,陪伴你一路走来的人、那些兑现“养肥再看”承诺的读者此时会留下一些让你欣慰的反馈,但是,你也会注意到,曾经很多说期待的人,在你写完故事之前就“出圈”了,最终最爱这个故事的人,还是你自己。
















你能收获什么呢?运气好的话,固定读者少许,运气特别好的话,一个或几个能一起玩耍的基友。你确定能收获的,是完成一次旅途的“成就感”。
















 
















Lofter现在的机制无疑是对这样的新作者越发不友好了,在拜托作者们更自持、更自律的同时,我想,作为读者的我们也应该做点什么。
















不要说读者是没有责任的,读者的审美情趣决定了大热作者的类型,一个“圈子”的大多数决定了这个“圈子”的画风。如果每个人都喜欢和吹捧“傻白甜”,最终就会催生更多写傻白甜的作者。如果每个人都疯狂嗑肉,那么不想写、写不了肉的作者就会被逐渐埋没……当一个“圈子”的代表作充斥着肉文和快速产出的水文时,一些试水想要进入这个圈子的正剧剧情向作者、读者也会望风而逃。(此段无所指,不要对号入座、吵架引战)
















诚然,一些已经成名的作者不会受到“圈内”风潮的影响,相反,她们的作品已经得到了很多“圈内人”的认知和承认,其作品的流传还可以给“圈子”的写作、阅读带来积极影响(譬如盾冬的纳兰太太,锤基圈的菖蒲太太等)。在作者群中段,还有一些比较“不怕开水烫”又有小小小小读者群的透明作者(譬如区区在下我),也会在风潮中幸存。最可惜的是,很多可以产出良好作品、本可以成长为圈内小有名气的“太太”的新作者,极容易就在一时热度为导向的各种浮躁风潮中迷失了,或者因为缺乏鼓励和爱护而消失了。
















为了减少这样的遗憾,对抗Lofter的热度至上机制,希望每一个想要看到好作品的读者都能够爱护你认可的作者。如果你欣赏她的作品,请点一个赞或点一个推荐,最重要的,如果可以,请你把这份喜欢告诉她、给她留一句言,可能你觉得自己文笔不好羞于开口,可能作者没有单独回复你让你觉得受到冷落,但是,相信我,作者是喜欢看到回馈的,认真的作者尤其喜欢看到回馈,你的每一个鼓励和反馈都有可能让她走到更远,产出更多更好的文字回报你。
















 
















正文到此结束。
















 
















 
















最后,几句私房话给我的读者(路人伙伴不要往下看了):
















曾在不同渠道收到私信,有一些喜欢我的姑娘替我委屈——“太太你为什么热度这么低”,我想说:我很清楚自己作为一个涉猎比较广泛、受过科学训练的人在讲故事、开脑洞时具有的优势,同时我也明白自己的文字运用和文学修养比起很多功底扎实、饱读诗书的作者还差得远。我的文学水平、产出的频率以及对话题、热度、开车段落的把控能力决定了我永远都不可能成为一个“大太太”,这是完全符合“圈子”生态学规律的结果。热度伤害不了我,也改变不了我,可爱的姑娘们就不要挂怀了。
















 
















我很幸运,在Lofter还没有完全热度至上的年代就遇到了一些愿意陪伴我、鼓励我的姑娘,真心谢谢你们。如果可以,希望以后收到大家更多有意义的反馈,比如哪个桥段让你觉得为之心动,哪个情节让你觉得不自然,或者我的参考文献中有什么常识错误……无论是正面还是负面反馈,我都会理智听取、认真改进。你的收获和我的成长,是我在Lofter上发布作品得到的最好礼物。作为回应,我许诺大家,我也会认真对待我的每一个故事,不管它是长是短、是历史正剧还是搞笑小文,只要你愿意和我一起走上这个故事的旅程,我一定不会中途离开放弃它。
















希望我们都好好对待彼此,每一段共行的路都不觉后悔和浪掷生命
















 
















(皮一下:当然,任何时候,小心心小手手我都还是很喜欢的啦。)
































萧昱然🐓:































强调:以下内容仅为我个人从自身作为读者和作者两方面出发,长期以来,在阅读和写作中所得到的一些感想。并不针对任何CP和作者。
















当然,如果你能对号入座,就更好了。因为我就会选择给自己对号入座。对我来说,写这篇文章也是自我的一种反省,希望未来我能有更大的进步,警钟长鸣,以免成为我不想成为的那种人。
















但这篇文章始终仅是一种【个人观点】。所以,无论你如何自省都要清楚,该被严格对待的人是自己,而对待他人则还需宽容。
































作为作者,对我来说,写同人最大的乐趣在于“我喜欢他们”,而不是“我喜欢同人里的他们”
















作为读者,对我来说,看同人最大的乐趣是“我喜欢原作之外的时间下和平行宇宙下的他们会发生怎样的故事”,而不是“我喜欢某个作者”

















写文的人质量参差不齐,但在lofter这样一个靠热度来排名、靠圈子来呼朋引伴的社交范围里,读者基数要大于作者的情况下,所谓吾日三省吾身,也许读者也需要反思自身的一些问题。
















1.作为读者,我是否从阅读同人上获得了快感?
















2.这些快感究竟是基于“这篇文文笔好,剧情佳,合理地还原原作角色的性格和为人”,还是基于“只要是狗血,ABO,哨向,虐,傻白甜这一类型的文,我都非常喜欢”?
















在这里我要强调,后者提到的这些,所有都是我个人非常喜欢的类型和剧情模式。但区别在于,我会分辨这些梗是否适合我喜欢的CP,进而选择我感兴趣的题材进行阅读和创作,而不是为了自己爽快和读者需求而生搬硬套
















同人不需要写成严肃文学,要将同人写成什么水平,完全取决于个人对他的定义。但无论如何,这些文章都是“同人作品”,对原有角色的还原塑造将是至关重要的。
















同人作品,该有底线。
















3.我是否能客观的评价我今天看过的同人文?
































之前我在《你不写,就永远不会知道你的知识储备有多贫乏;你不读,就永远不会知道你的思维模式有多退化。》(该链接可戳)这段感想里就说过:
















“速食虽好,但记得斟酌营养包和食用数量。
















别让一些倒退的文字成为你思想前进的束缚。
















你值得更好的书和作者。”
















作为读者,我能理解阅读速食文学的快感。那种剧情飞速发展,文笔轻快简单,伏笔深入浅出的文章总是更能吸引我去阅读。但显而易见,这种文章通常出现在原创网络文学中,同人少之又少。究其原因,我认为最重要的就是,原创没有给作者有关角色设定的限制,而同人是一定有限制的。
















现在同人作者往往喜欢借用大量流行设定,诸如ABO,哨向,论坛体,知乎体,聊天体等,我想说这些是完全没问题的。但问题在于,你写的CP与你的设定是否嵌套?这就像一个瓶盖对一种类型的饮料瓶。你拿脉动的大盖子塞在旺仔易拉罐上,颠来倒去,原作的质量和人物的闪光点,就会因为缝隙而全部流失了。
































举两个例子:
















1.请各位想象一下自己喜欢的国外作品中的衍生CP(假设这里是有四个西方人欧美同人文,在这里用A/B/C/D表示),再将他们代入如下一种背景设定:
















在古代,A和B恋爱了,B八抬大轿娶A回家。他们住在北京。有一天,A和B在家闲来无事,于是叫来C和D打麻将。只听ABCD四人的笑声在偌大的四合院里回荡:
















“卧槽!糊了!”“妈啊!居然是同花顺!给钱给钱!”
















2.请各位想象一下自己喜欢的攻(假设这里是痞气型)受(假设这里是坚韧型),再将他们代入如下一种背景设定:
















受哭得梨花带雨,几乎要昏过去,泣不成声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别的女人了!你是不是嫌我生不了孩子才同意你母亲的话去找个女人!”
















攻将受搂在怀里,温柔安慰道:“我也没办法,我还是爱你的。”
































以上两种类型举例,均是我曾在我的各种墙头里见过的真事真文。这就是现在同人作品中最大的问题所在:
















1.文章背景设定与角色严重不符。
















2.文章人物性格与原作严重不符。
































针对上述问题,许多老师都提出过自己的想法。在这里我简要概括一下:
















该练练,该写写,找不到感觉就回去看原作,看完原作还找不到感觉,就过段时间再写。
















强迫自己硬生生写出来的东西,都是不堪入目的。
































我一直希望各位读者引以为戒,因为你们的鼓励,有时候是一个作者进步的动力。但这之中是有利弊权衡的:
















对于谦逊的作者,读者表达的鼓励和喜爱,会令他不断学习,自己敦促自己丰富知识,写出更加优秀的文章,而读者提出的建议和意见,是他会虚心处理或采纳,进而取长补短的进补方式之一。
















但对于以写文来博得众人关注的作者来说,他的目的性会随着读者的夸赞而愈发不纯正,高曝光率、高文章热度和别人的吹捧才是他最想看到的。他会随着读者的喜好去更改自己的文章题材,一味阅读那些高度夸耀的评论内容,而那些针对文章暴露出的弊病提出想法的读者,就会立刻被冷处理掉。
































我不好批判作者什么,但我一定要说,第二种歪风邪气,作者和读者都需要负起责任
















我的一位老师曾经和我说起过SY与LOFTER这两个网站。很多人都知道,SY是许多欧美圈太太的培养源地,当他们转移到LOFTER来写文时,依旧将那种高质量、高写作水平、高逻辑能力的技能带了过来,并继续进行创作。之前我一直不太能理解,为什么许多欧美CP的文章质量普遍高于别的tag下的榜单,即使他们热度并不如后者,也依旧因为优秀而受人追捧。
















我的这位老师是这么和我解释的(我在此重新转述一下):
















SY是一个论坛性质的网站,你写的文章都会以帖子的形式出现在分类板块中。当你发帖后,很快你的文章就会被埋没在众多帖子之中。这之后你需要经历两道坎:
















1.当你勤更新后,读者们才有机会发现你,进而去阅读你的文章,给你评论。
















2.当你收到评论后,你的文章就会被分为两类:第一类,写得不错,有可读性,读者会给予评价,这篇文章便会经常出现在首页,久而久之,好文就会为大家所知了。第二类,写得不怎么样,读者一会选择不再评论,放弃这篇文;二会选择写出自己的评论,哪里不好就是不好,作者也会清楚认识到自己的问题,进而有机会改正,放弃掉现有的错误,而不是固化它。至于那些不肯改正的人,那就永远沉在最底下,无人问津了。
















毫无热度和点击率相争,也没有所谓的抱团互相推荐现象。
















如果说SY的文章是读者用中肯的评论、作者用不断进步的文笔层层垒起的摩天大楼,那么它如此坚固和赏心悦目,也是可想而知的事实了。
















到了LOFTER,我们出现了热度选项。文章好不好,读者入了坑先看什么文,基本都是由榜单的热度顺序,由高到低排列的。但这些高热度文章,真的就是好文章吗?
















绝不全是。
















买热度是一条路,抱团互相推荐又是一条路。有时候刷刷榜单的确令人发笑:究竟是作者把读者当给块糖就能吃饱的傻子,还是读者把作者当成了对CP过度妄想的工具?
















诚然,追求热度对于大部分作者来说,是很普遍的事情。我个人在写过一篇文章后,也希望得到高热度和对文章的高关注率。对我们来说,这是一种促使我们进步、继续动笔的动力,是读者对我们的肯定,我们需要这些。但从另一方面来说,热度对我们而言,永远不会是博取他人眼球的方式,更不会是满足自身虚荣心的工具。
















我要的是读者对文章的肯定,而不是对我这个人的追捧。
































我认识很多作者,文笔一流,故事剧情有趣。他们能花费大量时间去构思他们的行文,像藏宝一样给各个关卡设置伏笔,但有时候他们难逃一种评价——无趣
















各位读者扪心自问,我自己也扪心自问,作为读者,到底是这样的作者无趣,还是我这个人的欣赏水平低下认为他无趣了?
















我曾经写过一篇同人文,科幻,未完结。我本想借这篇同人文,来阐述我个人对于“未来科技高速发展情况下,人类与高度智能机械之间的社会关系将何去何从”的想法。为此我写了一万字大纲,五万字存稿,而慢慢发文的过程中,给我点赞推荐的人越来越少,评论越来越少,直到我决定断更的一年后,有读者私信我:太太,为什么不更新《XXX》了?
















我说:因为没人看,我想再处理一下其中的问题。
















读者表示理解。最后,他又给我发了一条私信,令我至今印象深刻。
















他说:太太,其实文章挺好看的,就是太深奥了,看起来很长很刻板,内容也挺纠结的,我本来想养肥了再看的。
































这位读者并没有说错,我也不觉得他有何不对。究其原因,是环境所趋
















现在,人们都很难静下心看一本纸质经典文学名著了,更何况是强求他们安静下来,阅读一篇网络上用心构造的同人作品呢?
















这真的是很难做到的事情。
















但日本漫画尚存在“由于读者太少而被迫腰斩”的情况。再论许多同人作者在灰心丧气之后,亲手停更自己的文章,这种心痛程度,着实难以承受,更何况你们要他们眼睁睁看着不如自己的人获得比自己更高的评价,那无疑是剜心的。
















我不愿这样用心的作者再受到这样的遭遇,所以我呼吁各位:提高自己的水平,别拉低了自己的审美。
















也有人说,看同人就是为了乐趣,我写傻白甜我很快乐,我狗血我也快乐,没毛病。
















我也觉得这没毛病。但同样的傻白甜、狗血题材内容,有人能写得荡气回肠颠沛流离,有人能写得评论里全是清一色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并且在阅读之后,给读者什么营养都没留下。
















无疑是浪费别人的时间
















“浪费自己的时间,就是慢性自杀。”——请问各位读者,你们愿意花多少时间,去浪费在这样毫无意义的阅读上呢?
















这也是为什么我在之前的那篇感想中提到,希望我的粉丝们能分出大部头的时间去阅读名著,去旅游,去看一场好电影,去欣赏画展和音乐剧,而不是非得时时刻刻守着我的主页,等我更新某篇同人。
















我的文章是枕边读物,睡觉之前看完,如果你觉得好,评论和点赞推荐就行,然后关灯,睡觉,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你有大把时间去充实自己,那个值得更美好生活的你。
















你该热爱的是好的文字,而不是我这个写文章的人。
















































我希望各位,选择那些有写文能力、并且不断进步、虚心取长补短的老师,而不是所谓热门抢手的“太太”。
















我也相信各位读者不是傻子,作者是否在敷衍你,作者是否在毁掉一个不属于他的同人角色,你们是一定能看出来的。
















还有,别再说作者人品与写文能力无关了。请你们相信,一个人有什么样的性格,他就会写出什么样的作品。这是绝对紧密相关的。如果你不信,就去看书,正经意义上的书,而不是现在千篇一律网络文学。
















还是那句话:
















你不写,就永远不会知道你的知识储备有多贫乏;
你不读,就永远不会知道你的思维模式有多退化。
















































我不会说读者低龄化,不会说圈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我只能说:是无脑浇灌的狂热助长了凌乱的蒿草,淹死了那些本该长成橡树的苗儿。
















































综上:
















希望大家作为读者,擦亮眼睛,不要再捧那些体验感极差的同人作者了,哪怕你觉得他写得再好,也请不要忘了,这是同人,你爱的是角色和他们的衍生故事,而不是某个太太。
















以偏概全,人云亦云的做法是永远要不得的。
















也希望大家作为作者,告诫自己,不要因为评论的夸赞就飘飘然。时刻谨记自己仍有不足之处——人无完人。勿忘初心。
















停在原地不进步,认识不到自己的错误,甚至是倒退,都是践踏尊严的、耻辱的行为。
































































再次引用我在之前那篇感想里的结语:
















我们活在当下,网络不该是张束缚文字的丝网,而是层层向外不断发散、不断扩展、不断进步的阶梯。
































































感谢你读到这里。
















该文章可在LOFTER范围内随意转载,但严禁改变其中内容。
















我会在评论里抽一位有感想的朋友,送出一本雨果先生的《九三年》。
































2018.04.13更新
















感谢各位在评论区的留言,观点不同很正常,大家为人处世角度各有千秋,但愿意一同讨论,我是非常感谢的。也希望各位在写下评论时,多思考一下再进行,因为有很多想法实际上并不冲突。
















我仍感谢各位愿意将我没写明的观点进行内容补充。



























SSHP

哈利觉得住斯内普家里一定是史上第一愚蠢的事。斯内普简直是在往死里折腾他,是谁告诉他没事的时候不要去打扰斯内普的?他会有没事的时候吗?哈利看着桌上多的吓死人的书,非常无奈地打开了它们。
  这混蛋老蝙蝠,居然还给他安排课表。我是在放暑假啊放暑假。心里骂的再难听,要做的事情还是得做,不然谁知道哪天斯内普就给他往饭里下毒,末了还可以伪装是某个叫伏地魔的来取了他性命。
  刚翻开没几本书,几张照片滑了出来,飘飘悠悠落在地上,一张近乎纯白的照片上有一个女孩的身影,躺在野花绽开的草地上,与此时整片漆黑的地板有着巨大反差。
  谁?
  哈利正看得入神,斯内普却冲了进来,一把抢过照片,小心翼翼地放在一边桌上。他握着哈利的肩膀,把他死死地扣在面前,十五岁的男孩面色被吓得苍白,唯有唇上还有一点血色。
  “我说过,别乱动东西。”他生硬地重复。
  “这是书里掉出来的。”哈利想要辩解。
  “我去重新理书,而你,波特先生,待在这,哪都别去。”斯内普一甩黑色的衣服,在家里较宽松的款式使他脖颈露出一大片。哈利愣愣地看着那块肌肤,那个女孩是谁?为什么斯内普那么紧张?他女儿?不可能,什么样的人会看上斯内普啊。但可以肯定,斯内普很爱这个人。
  斯内普回到他自己的卧室坐着。他没去理书。他刚刚将莉莉的照片带了出来,他说不清自己是因为那泛黄的回忆不想被人看见,还是说担心会被黑魔王识破自己的目的,又或者只是不想让哈利看见。
  他觉得自己不再是因为那双眼睛了。
  还超出了些什么。
  这样的认知使他心情烦躁,在晚餐中,尤其是哈利那一份,疯狂加盐,试图咸死这个令他总是容易分心多想的小兔崽子。然后满意地听到哈利咳着要水的嚎声。
  嗯,心情真好,万里无云。
  夜深人静,正是个睡觉的好时间,如果哈利没有喝下那挨千刀的精力药水的话,并且也没有吃下那顿能咸死的晚餐的话,他一定会非常享受这样一个没有德思礼一家人的晚上。平心而论,他宁可和斯内普待一辈子,也不想和德思礼一家待一晚上。
  什么?不,他哈利才没有说要和斯内普待一辈子,绝对没有。
  现在该解决的问题是这大半夜的要怎么消磨。哈利在床上翻来覆去,决定去喝水。
  走到走廊,他才开始犯了难,他可不知道水放在哪里,正在走廊里犹豫要不要继续往前去找水,背后就幽幽地飘起了一个声音,活生生把哈利吓得往后倒退了几步,却碰上一个大夏天都透着寒意的身子,“波特先生。”
  缓慢的转身后他才看清这个人。
  斯内普站在他面前,一手扶着哈利的肩,一手提着一个水壶。
  嗯?水壶。
  “波特先生,如果不知道水壶的位置还请不要在半夜里出来乱走。”他颇为生硬地将水壶塞到哈利手中,转身就回房间。
  哈利捧着水壶愣愣地站在走廊里。
  有人会半夜跑出来就为了给一个学生拿水壶吗?
  是不是有人说过,人越纠结于一件事是否是真的,这件事就越有可能是真的。
  哈利觉得有些东西,有些感情在胸膛里激烈地要跳出来。
  好吧,他得承认,他对这个讨厌的油腻腻的黑乎乎的老混蛋蝙蝠,有那么点非分之想。
 
 
  

 

【德哈】你我一生

德拉科坐在木制板凳上,指间转着魔棒,百无聊赖地单手托腮看着这个像是脑子秀逗的特里劳妮教授。她还是拿着那个杯子,试图从那一堆茶叶里看出点什么,然后说点什么乱七八糟的鬼话。
  他斜眼看看那个傻宝宝破特,那家伙倒是一脸认真地听课,他吹了声口哨,成功吸引来哈利的一记瞪眼,他无所谓般笑了笑,反正也就是玩玩。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课,德拉科慢吞吞地收拾东西,几乎落在了所有人之后。连高尔和克拉布都难得没有跟在他身后,他可没有说让他们先走,也不知道他们哪个筋搭错了。他揣上东西,慵懒地向门走去。此时教室已经没有人了,唯一剩下的那个教授背对着他木木地站着。
  脚刚刚凌空,背后飘来一句话。
  “金发的男孩啊,爱与战火交织,金色混杂黑色,血与泪缠绕……”
  德拉科蓦地转身,看见教授站在窗帘的阴影,颤动着。他大步走过去,看见特里劳妮教授眼睛失神,似乎穿过了时间。教授很快清醒了过来,奇怪地看了一眼德拉科,匆匆地带着东西走了,留德拉科一个人在空旷教室。
  德拉科感到有点眩晕。
  她刚才说的什么来着。
  一定又是乱说的吧。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他不相信。
  他和哈利?
  不,不。
  他猛地清醒过来。
  他迈着沉重而绝望的步伐走去,门在他眼中有点恍惚,他对哈利没有感情,他只能这么告诉自己。可是特里劳妮教授的话,他真的没有感情吗?他打了个颤。
  午饭时他没去挑衅哈利。这挺稀奇,搞得罗恩一边啃鸡腿,一边拉着哈利朝斯莱特林的长桌指指点点。高尔满脸嫌弃地瞪回去罗恩的视线,“真是,那个韦斯莱又不知道在看什么。”德拉科心不在焉地答应了几声,心思仍在那几句意味不明的话上。他越是想弄明白,越是弄不明白。
  一天混混沌沌过去,坐在斯莱特林休息室的沙发上的时候他却一个激灵跳了起来,然后丝毫不顾形象地冲去格兰芬多休息室的门口,又停下了步伐,慢慢走回了寝室,闭上眼睛,祝自己一个好梦。
  他又站在前一天待过的那棵树下,那个女孩又来了,他与她面对面站着,焦急地等待着,一言不发。那个女孩感到一种被耍的莫名其妙,抬脚就要走,却被一双苍白的手捧住了脸颊。
  来了!德拉科终于看到了那个黑发的家伙。他猛地捧过面前那张脸,不顾一切地吻了上去,吻着,吻着,直到他余光看到哈利呆滞后快步离开才放开。女孩一脸惊喜地看着德拉科,被德拉科拥入了怀里。他似乎是向所有人宣布他德拉科•马尔福的爱人是这个女孩。
  在做这一切的时候,他的表情很自然,心中却充斥着一团团的疑问以及痛苦。
  他才十四岁。
  他几乎没有再去和哈利有任何交集。
  他日日带着那个女孩,日子看起来甜蜜得很。
  直到出了那件意外。
  那节课,海格带了一头鹰头马身有翼兽来。他宠溺地摸了摸那家伙的头,转向大家,“这孩子是巴克比克,别担心,他很乖的,不过你们可别把他惹火了。要靠近一头鹰头马身有翼兽,第一步是鞠躬,同时必须一直保持和它目光接触;如果它也朝你鞠躬回礼,你就可以抚摸它,甚至可以骑上它了。那么有谁愿意来试试吗?”
  所有人默契地后退一步,除了哈利。
  德拉科“哼”了一声。
  后来哈利成功骑上了巴克比克甚至在空中溜了一圈回来。哈利一落地,德拉科就大步走了上去。撇开感情不谈,他是绝不能接受让哈利一个人表现的。
  “嘿,大家伙,我敢打赌你一点也不危险,是不是?你不危险吧,你这头丑陋的大畜生?”
  一边说他还不怕死一般地往前靠。
  巴克比克发怒了。
  包括海格都来不及反应,巴克比克就已经冲过来抓伤了德拉科,德拉科惊慌失措,猛地后倾倒在地上,狼狈地指着巴克比克大喊:“这头畜牲!我一定要叫我爸爸来解决他!”哈利眯了眯眼,几大步走到德拉科面前,拽着他的领带,“马尔福,我希望你最好闭上你的嘴。”避免格兰芬多再次扣分,他还是退了回去。
  德拉科愣愣地看着自己的领带,站了起来,甩着衣服后摆离开了。
  后来哈利罗恩和赫敏就看见了几个黑西装的人走到海格的小木屋里。
  “巴克比克要被处死?!”赫敏不敢置信。
  罗恩撅着嘴,“有什么不能相信的,昨天马尔福那混蛋不是讲过了吗?他就是个混蛋。”说着还磨了磨牙。
  哈利抚摸着巴克比克,鹰头马身有翼兽顺从地叫了一下。他一边被这件事充斥头脑,一边被前几天德拉科那双灰色眼睛占据 。他想,最近这几天事情真他妈多。

你我一生

宴会很快散了,甚至连邓布利多的表情都很严肃。
  罗恩坐在床上专心地玩老鼠,喊着哈利来看它的断趾。
  哈利没兴趣理他,自顾自地想东西。
  夜深了,哈利困了,懒得想太多了,灭了灯,沉沉地睡去。
  德拉科混沌的脑子却越来越清醒。
  猫头鹰敲响了窗户,送来一封难得的手写信。看着黑色猫头鹰远去的影子,德拉科有点茫然,他的人生以后就要被父亲和那个人的阴影遮盖了吗?
  拆开那封信,果然和以前的内容大同小异,只告诉他他要干什么,却不告诉他具体的计划。也罢,他只要听话,就有用的吧。他靠近壁炉,仔细地将拆出来的信再装回去,认真地丢进了火中,看着它一点点变成灰烬,却不着急离开回去睡觉。
  靠在了沙发上,一点不困。
  德拉科难得开始用他那满是如何嘲讽哈利的脑子想想人生。
  幼稚的心终于有了点长进。
  他死死地盯着跳舞的火焰,他想清楚了,他喜欢那个哈利,但是他不能放任下去,小时候偷听父母讲话,他知道了哈利波特,带着向往,也知道自己终有一天是要与他为敌的。
  哈,要怎么办呢?
  他也不是傻子,不会感觉不到哈利对他的态度在改变。
  想个办法让所有人都认清他们是对立面就好了不是吗?
  好烦好烦,他才十几岁啊。
  彻夜未眠的德拉科第二天成功成为了格兰芬多甚至斯莱特林的笑柄,当他带着一脸生无可恋的困意出现在众人面前时。
  果然不应该发神经大半夜思考人生的!
  德拉科摸摸头发,感觉自己那光泽的头发都干枯分叉了,要不去找个女朋友解决自己的烦心事吧。
  德拉科是个说干就干的人,不过以他幼稚的头脑,他居然在校园里贴了个招聘女友的广告。
  醒醒德拉科你这样是不会有女朋友的!
  德拉科听到撕拉一声。
  斯内普面无表情地撕下了一张广告,“就算是斯莱特林也不允许贴小广告。”
  德拉科烦心事越来越多,干脆睡到了树上,又在一睁眼时看到一个女孩冲着他笑。
  哈利正去准备上占卜课,却看到了一个女孩凑上前去准备亲吻德拉科。他顿住了脚步,又看到德拉科一脸见了鬼的表情推开了女孩,跳下了树。
  好了好了没事了,他奇怪自己为何停下脚步。
  德拉科看见了哈利。嘴角的冷笑不知道含了多少感情。他除非是瞎了才看不出那家伙真的动心了——对一个未来的敌人。
  甩甩衣服,朝占卜教室走去。他相信自己并不仅仅是一个养尊处优的少爷。他们不可能的。黑与白,怎么能在一起?
 
 
 
 
 

你我一生

“你说什么?”
  “说你是个蠢货。”
  德拉科慢慢地离开哈利,拉开了车厢门。
  他站在门口,脚刚踏出,又回头,细细地看着哈利。
  哈利被看得发毛,反手就是一颗怪味豆。直直砸在德拉科脸上,刚刚的温馨气氛,破灭。德拉科咬牙切齿,“哈利•波特!!!!!!!”
  妈的那个傻叉!混蛋!德拉科一脸火气,脸上的表情让人以为他吃了鼻涕味豆子。
  霍格沃茨到了。
  德拉科迅速地逃回了斯莱特林的地盘,高傲地下了车。
  邓布利多一贯的讲演后,停顿了一下,说:“各位想必已经知道,阿兹卡班的某个危险人物已经越狱,即使是霍格沃茨,也并不足够安全,大家最近必须小心。”严肃的语气平添了几份紧张。
  “斑斑,你干什么??”
  斑斑躁动起来,发出呼呼的声音,像遇见了仇人一样,猛地从罗恩袖子里跳出去,但又因为那个人并不是真的在这里,它在跳出去那一瞬就失去了方向感,很快就落了下来,却被德拉科一把拎起。
  德拉科笑开了,“穷鬼韦斯莱,这只丑陋的东西倒真适合你这种低级的人。我们纯血贵族可不会养这种东西。”斯莱特林的一群人跟着笑。麦格教授的脸变得不太好看。邓布利多皱皱眉头,却也没有多说。
  哈利的脸却越变越难看。
  他忍住上去揍那人一拳的冲动。
  他仿佛看见了他那年拍开德拉科手的一瞬间。他本能地忽略了德拉科那时惨白的脸色,只记得他说的话。
  所有的一切与他有关的温暖,一瞬间都不见了。他居然都忘了,他是自诩纯血贵族的斯莱特林,而他,是格兰芬多。他都忘了德拉科就是这样的人。
  德拉科感受到了哈利的眼光,才意识到他说了什么。但那有什么关系?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啊好烦。

SSHP

直到走进斯内普的家里,哈利还有点懵地回忆着斯内普声音在耳边的感觉。他咽了一口口水。斯内普眯着眼睛撇了哈利一眼。
  站在完全漆黑的建筑前,哈利感到一些不适应,不适应促使他问出了口。
  “教授,您小时候就住这吗?”
  轻描淡写一个“嗯”。
  怪不得会是这么个性格。这么压抑的地方。
  将哈利丢进一个阴暗但却有光的房间,斯内普警告一般地扯着哈利领口对哈利说,“别自己找不自在,放魔药的房间和我的房间绝对不准进,在没事的时候也不要打扰我。”
  哈利被突如其来的气压吓到了,略带恐慌的回答了“是”。
  “早餐我会做,无论好吃与否,必须吃。”斯内普松开哈利,转身就出了门。
  哈利趴在硬板的床上,回忆着之前发生的一系列的事,昏昏沉沉入了眠,睡了好久好久。
  等到早晨清醒了,哈利回想起斯内普的话,心中一阵卧槽,斯内普那样的人,做出来的估计也是黑暗料理吧?
  怀着忐忑的心洗漱完,忐忑的哈利迈着忐忑的步伐忐忑地接近了餐桌,斯内普早已经准备好,哈利一步一忐忑地去看那份早餐,果然,黑不溜秋的一坨。
  拿着叉子戳戳这诡异的东西,斯内普不会在这里头下毒吧?!正常人做出来的东西再难吃也不会散发着诡异的绿光吧??
  但是不吃估计也活不久,颤抖的哈利视死如归地咬上了早餐,成功地变成了《呐喊》(指那幅画)。
  我靠这什么东西啊怎么那么好吃!!!!!
  哈利不可置信地看着那盘莹莹绿光,管他呢那么好吃的东西吃死值了!!!
  斯内普这时悠悠然地走过来,拿着一盘看起来就十分好吃的早餐。
  哈利惊恐地望着那盘好看的东西,看一眼自己的莹莹绿光,再看一眼斯内普,悲愤地嚎了起来,当然,是在心中,啊啊啊啊啊啊斯内普你就是个大混蛋!!!
  斯内普几不可见地笑了笑,看着哈利,面瘫地说:“波特先生,我没兴趣给你下毒。”
  “我仅仅是,放了点精力药水,意味着您一天只能睡一小时,当然,还是会有困意。”
  哈利的脸,狰狞了。
  斯内普我哔————————!!!
 
 

SSHP

本来就阴森的脸上带了几分狠和冷,他不知道为何要动手,他不知道为何看见被这样对待的哈利比听见他们侮辱莉莉还生气。
  手上忍不住又加了几分力道。那个波特,就是这样被“爱”的?!他不禁在心中骂了句脏话,顺便吐槽一下邓布利多不周全的做法。
  弗农姨夫在触到那只冰冷有力的手时就吓软了腿,达力和佩妮更是一动不敢动,生怕他待会拧断弗农的手。幸好斯内普还算快的松开了手,若无其事地走进了他们家中。
  哈利把那一幕看在了眼里,见斯内普已经进了门,刚想转身进房间,想了想又噔噔噔地下楼,走到斯内普的身边低着头。
  他是想,他一定生气了,现在让他骂一顿待会气消了应该会好一点,免得整个假期不好过。
  斯内普反倒愣住了,莫名其妙旁边就多了一个乖乖低头不敢说话的小东西,还就跟着他那站着,一副大义凛然你骂我打我我都认了的样子。他想去触碰一下,嘴里说的却是:“波特先生那么喜欢浪费时间?这时候还不会安排时间收拾东西?还是说波特先生非常喜欢被人骂一顿?亦或是连假期都要让格兰芬多不得好死?嗯?”
  哈利于是哒哒哒地上了楼。砰地带上了门。
  于是出现了一个有趣的情况,房间里的哈利一边骂着斯内普不识好歹一面理东西,房间外的斯内普贴着门面无表情听骂声。弗农姨夫看看佩妮姨妈,果然学魔法的脑子都有点问题。
  哈利打开门,斯内普看着他,弯下腰,贴近哈利耳边说:
  “你这暑假都失去吃饭的机会了,波特先生。并且格兰芬多将为波特先生的愚蠢行为付出代价。”他轻轻吹了一口气。
  然后直接攥着哈利的手腕出了门。